今日空气质量  
天平家园 鹤翔航头 朱家角 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 宝山社区 璀璨徐家汇 定海家园 科瑞物业 湖南社区 健康枫林 今日虹梅 今日练塘 龙华社区 曲阳社区 庙行之声 北站社区 江桥报 太平家园 嘉兴天地 美丽顾村 和谐盈浦 金泽报道 康健社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庭审直播 > 2011改版 > 案例研判 > 正文

追逐竞驶定罪量刑的“哥德巴赫猜想”

2013-10-18 15:08
来源:上海法院网          新民网编辑:卜春艳     T | T 字号: 打印 参与评论(0)

  近年来,从成都孙伟铭醉驾案到杭州胡斌飙车案,因危险驾驶行为引发的重大交通事故接连发生,严重威胁着公众的人身以及财产安全。2011年2月2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第22条增设了危险驾驶罪。然而对于追逐竞驶刑事犯罪的认定与量刑标准,目前并未有明确的规定,司法实践中亦不乏量刑失衡的情况出现。笔者试图分析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的性质和定罪量刑情节,以数量化量刑方式和制度化规范方式对追逐竞驶的量刑均衡问题进行一些探索。

  一、现实困惑:从是否入刑到如何量刑

  《刑法修正案(八)》颁布以前,对一些情节恶劣却没有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追逐竞驶行为只能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进行规制,这在一定程度上放纵了“飙车”等违法行为,留下了严重的安全隐患。面对社会公众安全保护和司法实践的迫切需要,《刑法修正案(八)》设立了危险驾驶罪,将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行为入罪。[1]然而自该法生效以来,社会舆论与司法实践对其的关注度却并没有削减,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对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的构成与量刑缺乏统一的认识和标准。在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的条文规定中,虽然只有短短18个字,但何谓“道路”?何谓“追逐”?何谓“竞驶”?何谓“情节恶劣”?判处拘役、罚金的尺度如何把握等诸多问题,就如同数学界的难题哥德巴赫猜想一样,给司法实践带来了很多困惑和不确定性。要试图破解追逐竞驶定罪量刑问题的“哥德巴赫猜想”,我们有必要以具体的案例为线索对追逐竞驶行为进行深入剖析。

  案例一:蒋某驾驶宝马车在北京门头沟区新桥大街由北向南行驶中,与同向行驶的王某的本田车发生剐擦,并产生口角。蒋某一气之下,高速驾车从王某左侧车道猛追,追出50米左右要超过王某车辆时,突然向右猛打方向盘并线,致使两车相撞并冲出隔离带,撞飞了路边骑车的一对母女,并撞损路边停放的两辆轿车,本田车也当场侧翻。法院认为,蒋某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竞驶强行并线,挤别本田造成交通事故,致三辆车损坏,二人轻伤,一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鉴于事故发生后,蒋某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被害人谅解,对其从轻处罚,判处其拘役5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2]

  案例二:彭某驾驶桑塔纳轿车开到北京密云县一处路口时,被侯某驾驶的宝来车别了一下。为了出气彭某开始追着侯某的车,两人驾车在路上高速竞相追逐、别车,直到两车同时撞上路边停着的一辆帕萨特。法院认为,彭某、侯某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鉴于彭某、侯某认罪态度较好,所以从轻处罚。根据两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分别判决彭某拘役4个月,罚金2000元;侯某拘役2个月,罚金1000元。[3]

  分析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案件当事人追逐竞驶的情形具有相似性,案例一中的损害后果明显高于案例二,因而蒋某的量刑结果要重于彭某,但究竟以何标准来判断拘役的刑期和罚金的数额,两个案件似乎都有“估堆”之嫌。要克服量刑的“估堆”,避免量刑中的暗箱操作,就要有科学的量刑方法,把量刑过程置于“阳光底下”,使量刑结论具有可预见性,实现“看得见的公正”。

  二、定性化破题:从正确定罪到科学量刑

  定罪正确是量刑公正的前提,正确的定罪为合理的量刑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定罪错误必然导致量刑不当,刑事审判的公正性首先表现在定罪的正确上。[4]因此,破解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的量刑难题要先从定罪的基本犯罪事实入手,确定定罪情节辨明罪与非罪,衡量情节轻重区分此罪与彼罪,然后借助一种科学有效的量刑方法,进行正确裁量,实现公正的裁判结果。

  (一)罪与非罪:追逐竞驶的定罪情节辨析

  一般来说,追逐竞驶是指行为人在道路上高速、超速行驶,随意追逐、超越其他车辆,频繁、突然变线,近距离驶入其他车辆之前的危险驾驶行为。[5]根据《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追逐竞驶行为只有在情节恶劣的情况下,才能构成危险驾驶罪。何谓“情节恶劣”法律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但我们知道追逐竞驶是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犯,如果该行为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产生了抽象的公共危险,[6]就可以科处刑罚。如何判断这一行为的危险性,笔者认为,应从追逐竞驶的时间、地点、方式、速度和后果等方面进行综合判断。首先从驾驶时间和地点来看,应是在车流量或人流量较多的道路上行驶,可以是上下班高峰期,也可以是节假日,而不论道路的性质是一般公路还是校园内、矿厂内的道路。倘若在人烟稀少,没有较多其他车辆的荒野道路或封闭的路段上行驶,且未造成人身、财产损害的,不应认为是情节恶劣,构成犯罪。但如果是在限行道路或举行比较特殊的活动、比赛的道路上行驶,即便人流车流较少,仍应视为情节恶劣,构成犯罪。其次从驾驶方式和速度来看,要存在强行违法超车、频繁突然并线等追逐和竞驶的情形,其间可能还伴有闯交通信号灯、越界逆行、任意变换车道等行为。在驾驶速度上,追逐其他车辆一般需要高速,或突然加速,但如果驾车在道路上持续不断地追逐竞驶,

  但是始终不超速, 由于这样的行为对道路交通安全危害有限,不宜认定为情节恶劣。换言之,

  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要求行为人必须超速驾车行驶。最后从造成的后果来看,或是对本车内或其他车辆内的乘客造成伤害,或是对行人造成伤害,或是对公共财产、他人财产造成损失。当然损害后果不是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必然条件,因为危险驾驶罪不是结果犯,而是危险犯,只要追逐竞驶行为具有类型化的抽象危险,且情节恶劣,即构成犯罪。但同时,笔者认为,如果行为人在人(车)烟稀少的路段上追逐竞驶,造成了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这时的危险程度就由危害结果直接反映出来,也应认定为危险驾驶罪。但是对造成财产损失的定罪数额应有一定的限制,借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罪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交通肇事罪司法解释》)的规定,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数额为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以上,通过法定刑的折算,危险驾驶罪的定罪数额宜确定为6万元以上。

  综上,笔者认为,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的定罪情节应是在车流量或人流量较多,或举行特殊活动,或限行的道路上,超速行驶,随意追逐、超越其他车辆,频繁、突然变线,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或财产造成危险的驾驶行为。若虽未在车流量或人流量较多的道路上追逐竞驶,但造成人身伤害,或者造成公共财产或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在6万元以上的,也应视为情节恶劣,认定为危险驾驶罪。此外,如果如前述案例一中一车因出气追逐另一车,被追逐车辆未参与竞驶行为的,不构成危险驾驶罪,但如果被追逐车辆参与了竞驶行为,如案例二中的侯某,则可构成危险驾驶罪。

  (二)此罪与彼罪:追逐竞驶的犯罪性质剖析

  危险驾驶罪是在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基础上设立的,为当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驾驶行为增加了一道防线,因此在定罪中,需要辨明三种罪名之间的区别与联系,笔者拟从犯罪主体、客体、主客观要件、危害后果、法定刑等方面对三个罪行作一比较。(详见表一)

  表一:危险驾驶罪、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比表[7]

  ■

  通过比较分析,笔者认为,危险驾驶罪与交通肇事罪的界限在于实害结果,危险驾驶罪在主观上表现为间接故意,即行为人明知危险驾驶行为,可能会威胁到道路上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或财产安全,仍实施该行为并放任这种危险状态的产生;交通肇事罪在主观上表现为对危害结果发生的过失,即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可能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严重后果。交通肇事罪可以视为是危险驾驶罪的结果加重犯,危险驾驶罪对危险驾驶的行为具有间接故意,对危害结果的加重具有主观过失。一旦危险驾驶行为造成的损害后果构成交通肇事罪,则属于“一个行为触犯数个罪名”的想象竞合犯,以较重的交通肇事罪处罚。根据《交通肇事罪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有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等情形的,致一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主要责任的,即构成交通肇事罪。但此款规定的六种情形中,并没有将追逐竞驶行为纳入,与危险驾驶罪规制追逐竞驶和酒驾两种驾驶行为的法律规定似乎有所出入。从立法意图来看,酒驾和追逐竞驶都是危害性大的驾驶行为,虽然交通肇事罪的加重情节没有包括追逐竞驶行为,但既然酒后驾车行为被列入加重情节,追逐竞驶也应考虑为加重情节。因此笔者认为,追逐竞驶致一人以上重伤就应认定为交通肇事罪,建议对《交通肇事罪司法解释》进行相应的修改与完善。

  危险驾驶罪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界限在于危险程度。一般情况下,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的危害性不足以达到与放火、爆炸等危险方法相当的程度,但是如果行为人确为不计后果的在人群和车辆非常密集的道路上追逐竞驶,严重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达到了与放火、爆炸、投毒等危险方法相当的危害公共安全程度的,应成立想象竞合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8]

  (三)罪轻与罪重:追逐竞驶的量刑方法确定

  在对定罪环节进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要实现量刑均衡,首先必须探索一种便于操作、科学的量刑方法,以体现出透明性、可检验性和效率性,最大限度地缩小司法实践中的量刑偏差,确保量刑的平衡。2009年最高法院在全国法院开展量刑规范化试点工作,于2010年10月1日起在全国法院全面试行《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以下简称《量刑指导意见》),提出了先寻找量刑起点,确定基准刑,然后在已经确定的基准刑之上做上下浮动,最后综合考虑全案情况,确定宣告刑的量刑方法。[9](具体量刑步骤详见图二)这一方法能够较好地将具体个案的犯罪事实与量刑情节对号入座,运用简单的数学计算方法,得出一个明确的宣告刑,在一定范围内统一了量刑尺度,[10]规范了法官自由裁量权,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了量刑的合理化、均衡度和公正性。笔者拟使用这一方法对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量刑的“哥德巴赫猜想”难题进行定量化的解题。

  图二:《量刑指导意见》提出的量刑步骤

  ■

  三、数量化解题:从量刑起点到宣告刑

  《量刑指导意见》中所提出的量刑方法,可视为一种定量量刑,就是通过量化分析,计算出个案所应该判处的刑罚(即宣告刑),将量刑过程中的各种关系用一定的数量比例加以描述,从而实现量刑过程的可计算性。运用这种方法能够“找到一个由一系列越轨行为构成的阶梯”,并“沿着这无形的阶梯,从高到低顺序排列。”[11]

  (一)第一阶梯:量刑起点的确定

  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刑罚的主刑仅为拘役,期限为一至六个月,在定罪的基本犯罪事实确定之后,量刑起点既可以采用“一刀切”的方式,也可以分层次设计。最典型的“一刀切”方式就是确定最低线为量刑起点,本罪里即是1个月;另一种方式就是设定一个法定刑的“中间线”,即各刑种综合换算后的中间位置,类似于一把衡量危害危险程度的公正的裁量刑罚标尺,本罪里的中间线就是3个月。[12]笔者认为,如果量刑起点单以最低线或中间线为准,似乎不能更详细地区分此类案件的危害性程度,易造成“估堆化”,因此笔者拟根据不同的危害后果来确定量刑起点。

  一般来说,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的危害后果大致有两类,一类是造成人身伤害,另一类是造成公共财产或他人财产损失。如前文所述,笔者认为重伤一人以上应以交通肇事罪论处,因此在人身伤害的危害后果上不用区分轻伤、重伤,可以轻伤一人作为量刑起点。造成财产损失的,可结合前文的论述,以无能力赔偿数额达到6万元作为量刑起点。而造成人身伤害的危险程度要略大于财产损失,因此在确定量刑起点时应略高些,如果同时造成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的,则应以高的量刑起点为准,即以人身伤害的量刑起点为准。如此笔者拟定了三个不同层次的量刑起点。(详见表三)

  表三:量刑起点的拟定

  ■

  (二)第二阶梯:基准刑的确定

  基准刑是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根据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数额、犯罪次数、犯罪后果等事实来增加刑罚量后确定的。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的基准刑可以根据造成的后果、车辆情况、驾驶人员情况等来确定。从造成的财产损失来看,无能力赔偿数额6万元是量刑起点,则每增加1万元可对应增加1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比如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为8万元左右的,基准刑可定为“3+2”,即5个月。从人身伤害来看,1人轻伤为量刑起点,则每增加1人轻伤,根据伤重程度可增加1至2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比如造成一人轻微伤,一人轻伤,基准刑可定为“4+2”或“5+1”,即6个月。从其他犯罪事实来看,组织多人进行“飙车”

  的、被交警警告后仍驾车追逐竞驶的、进行赌博活动的、逆向行驶的、追逐救护车、消防车等特种车辆的,以及具有《交通肇事罪司法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的六种情形的,都可以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增加1至2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比如聚集多人在车流量较多的道路上进行“飙车”,但未造成损害后果的,基准刑可定为“1+2”,即3个月。

  (三)第三阶梯:宣告刑的确定

  宣告刑是基于基准刑,在结合量刑情节以及综合考虑全案情况的基础上确定的。所谓量刑情节,是指犯罪事实以外,与犯罪人或其侵害行为密切相关的,表明行为社会危害性程度和行为人人身危险性程度,并进而决定是否适用刑罚或处刑宽严或者免除刑罚的各种具体事实情况。[13]从《量刑指导意见》总则中所归纳的量刑情节看,笔者认为,能适用于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的情节,包括有未成年人犯罪、当庭自愿认罪、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有前科劣迹等,相应的基准刑调节比例为减少10%-50%、减少10%以下、减少30%以下和增加10%以下。[14]前科劣迹既可以是曾犯过危险驾驶罪的,也可以是曾多次因违章驾驶或飙车行为受到行政处罚的。但诸如未遂、中止、累犯、从犯和教唆犯等量刑情节在追逐竞驶行为中一般不存在,可不予考虑。

  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的方法主要包括:(1)具有单个量刑情节的,根据调节比例直接对基准刑进行调节。(2)具有多个量刑情节的,采用同向相加、逆向相减确定全部量刑情节的调节比例后对基准刑进行调节。[15]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但有前科劣迹的,调节比例为-30%+10%=-20%,即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

  一般而言,追逐竞驶不存在犯罪后自首又有重大立功表现、犯罪中止、紧急避险和正当防卫等应当减轻处罚的情节,因此量刑情节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刑幅度内,且罪责相适应的,可以直接确定为宣告刑。如果调节结果超过6个月的,则宣告刑为6个月,但不宜适用缓刑。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悔罪态度良好的,可以适用缓刑。

  (四)第四阶梯:罚金刑的确定

  罚金刑量刑的偏差在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其偏差程度甚至比主刑更为突出,往往是“审判人员在掌握案情的基础上,根据犯罪的社会危害性程度和通过犯罪人个人情况反映出来的犯罪人再犯可能性大小,进行分析、综合、判断,一次性地估量出犯罪人应当宣告适用的刑罚。”[16]从《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来看,危险驾驶罪的罚金裁量制度为无限额罚金制,[17]这就更容易造成量刑偏差。目前,关于罚金刑裁量的基本原则,刑法理论界虽有不同学说,但大致可理解为“以犯罪情节为主,以犯罪支付能力为辅”[18]的原则。根据此原则,笔者认为,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罚金刑的确定应以主刑的确定为前提,然后依据宣告的拘役刑期通过一定的换算标准确定罚金刑。经过折算,笔者发现前文两个案例虽然都发生在北京,但适用的罚金刑标准大相径庭。案例一中,拘役一个月对应1000元的罚金刑,案例二中,拘役一个月对应500元的罚金刑。笔者认为,为充分考虑各地的实际情况和罪犯支付能力,罚金刑对主刑的换算标准确定为“本地最低生活标准”为宜,即“罚金刑=本地最低生活标准×拘役刑期”,“最低生活标准”按照四舍五入法取整数,如780元/月,则按800元/月计算,若拘役三个月,则罚金可确定为800×3=2400元。

  四、制度化思考:拟制追逐竞驶刑事案件定罪量刑指导意见

  不论是定性化的“破题”,还是定量化的“解题”,最终还需要制度化的规定予以固定和肯定。针对目前相关法律条文规定过于原则简单的情况,笔者试通过前文的分析论述,拟制《追逐竞驶刑事案件定罪量刑指导意见》,为审判业务部门提供一个具有可借鉴性、可操作性的具体实施方案。

  追逐竞驶刑事案件定罪量刑指导意见

  1.在上下班高峰、车流量较多,或者在闹市区、人流集中,或者在限行或举行特殊活动的道路上,超速行驶,随意追逐、频繁并线、突然并线,强行超越其他车辆或近距离驶入其他车辆之前,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财产产生危险或已造成损害的,应认定为情节恶劣,构成危险驾驶罪。

  在车流、人流较少的路段追逐竞驶,造成人身伤害,或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在6万元以上的,应认定为情节恶劣,构成危险驾驶罪。

  被追逐且未参与竞驶行为的,不构成危险驾驶罪。

  追逐竞驶致一人以上重伤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2.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可以根据下列不同情形在相应的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

  (1)没有造成损害后果,或者造成公共财产或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低于6万元的,可以在一至二个月幅度范围内确定量刑起点。

  (2)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无能力赔偿数额达到6万元的,以三个月作为量刑起点。

  (3)致一人轻伤的,可以在四至五个月幅度范围内确定量刑起点。

  3.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可以根据造成的后果、车辆情况、驾驶人员情况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

  (1)无赔偿能力数额每增加1万元,增加一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

  (2)每增加一人轻伤,增加一至二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

  (3)每增加下列情形之一的,增加一至二个月刑期确定基准刑:

  ① 集聚或联络组织多人驾驶三辆或三辆以上机动车相互追逐的;

  ② 在被交警警告后仍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的;

  ③通过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进行赌博活动的;

  ④逆向行驶的;

  ⑤追逐救护车、消防车等特种车辆的;

  ⑥ 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

  ⑦ 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辆的;

  ⑧明知是非法改装拼装或安全装置不全或安全机件失灵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⑨ 明知是无牌证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⑩严重超载或严重超速(超过限速50%以上)驾驶的;

  ?輥?輯?訛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的。

  4.对于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50%。

  5.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罪行的轻重、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

  6.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的,综合考察赔偿数额、赔偿能力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

  7.对于有前科劣迹的,诸如曾多次因违章驾驶或飙车行为受到行政处罚的,可以增加基准刑的10%以下。

  8.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悔罪态度良好的,且对基准刑的调节结果在法定刑幅度内的,可以适用缓刑。

  9.罚金数额按照“本地最低生活标准(四舍五入取整)×拘役刑期”计算。

  (作者单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

  (责任编辑:孟 猛)

  [1] 下文将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构成犯罪的行为,统称为“追逐竞驶危险驾驶行为”,将此罪统称为“追逐竞驶危险驾驶罪”。

  [2]

  参见《北京首例“飙车”入罪案开庭》,载千龙网http://city.qianlong.com/news/HZ/csyf/2/2011/1009/45092.htm,于2012年4月15日访问。

  [3]

  参见《两司机斗气飙车10公里被拘役》,载京华网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1-10/15/content_719197.htm,于2012年4月15日访问。

  [4] 黎其武:《量刑公正论》,法律出版社2011年6月版,第66页。

  [5] 张明楷:《危险驾驶罪及其与相关犯罪的关系》,载《人民法院报》2011年5月11日,第6版。

  [6]

  学者们一般认为,刑法条文中有无对“危险”的明确规定是具体危险犯与抽象危险犯的区别标准。依照日本学者野村稳所说,从具体形式上来看,具体危险犯是刑法条文中对危险的发生有着明确规定的,抽象危险犯是刑法条文中并未明确规定其成立条件的。

  [7] 参见赵秉志、赵远:《危险驾驶罪研析与思考》,载《政治与法律》2011年第8期,第20-21页。

  [8] 参见胡冬阳:《危险驾驶罪疑难问题探析》,载《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1年第7期,第7页。

  [9]

  《量刑指导意见》指出:“量刑步骤:(1)根据基本犯罪构成事实在相应的法定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2)根据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数额、犯罪次数、犯罪后果等犯罪事实,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3)根据量刑情节调节基准刑,并综合考虑全案情况,依法确定宣告刑。”

  [10] 周金刚:《基准刑的理性分析》,载《司法体制改革与刑事法律适用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978页。

  [11] 现代刑法学创始人贝卡里亚所说。

  [12] 这一方法是由赵廷光教授提出的,他将法定刑设计为一个长为200个刻度的量刑空间,并以图示的方式表示量刑空间。

  [13] 马克昌主编:《刑罚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348页。

  [14] 参见《量刑指导意见》。

  [15] 参见《量刑指导意见》。

  [16] 赵秉志主编:《刑法理论问题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313页。

  [17]

  刑法规定的罚金刑裁量制度中关于适用罚金刑数额的规定主要有无限额罚金制、限额罚金制和倍比罚金制三种。参见齐文远:《关于完善罚金刑制度的思考》,载刘家琛主编:《当代刑罚价值研究》,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611页。

  [18] 王德录、王红梅、袁涛:《罚金刑量刑偏差的司法解决》,载《山东审判》2010年第2期,第67页。

(新民网编辑:卜春艳)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评分:
1 2 3 4 5
 /  人已评
>>已有条评论

您还能输入140

  • 数据加载中……

微访谈

微言博议

微辩论

投票成功 “做民调 赢大奖”转盘抽奖 科沃斯地宝、交通卡、面包机、数码礼包、象印保温瓶等百份奖品等你拿 去试试手气
您已投过票 “做民调 赢大奖”转盘抽奖 科沃斯地宝、交通卡、面包机、数码礼包、象印保温瓶等百份奖品等你拿 去试试手气